永利总站注册送28 >国际 >震惊世界!渔船上不为人知的买卖! >

震惊世界!渔船上不为人知的买卖!

2019-10-01 11:29:10 来源:工人日报

  

对很多人来说,海洋只是一个景区。

平常去海滨城市玩的时候,说不定还会碰上全家出行的游客,父母会指着岸边的渔船,给身边的孩子看:

你最爱吃的海鲜大虾,就是渔民伯伯辛辛苦苦捞上来的!

看起来平安宁静,万事太平。

可是没有人能想到,也许这些渔船上的“渔民伯伯”不是自愿的,渔船背后也会隐藏血腥的一面。

(图源于观察者网)

源头就在泰国。

这里渔业发达,有着闻名全球的海鲜供应商,每天都有千百艘渔船,从各个港口出发。

其中,很多渔船都来到了印尼的本吉纳岛。

不仅仅是因为,这里渔业资源丰富,更是因为,这有着数以千百计的非法缅甸奴工。

这些人被黑中介以高薪骗过来,再贩卖到渔船上,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。

他们要一天连续工作20多个小时,一周都没有休息的时间,不仅缺乏睡眠,喝着肮脏的水,还要吃着下脚鱼料炖的饭菜。

他们用全身力气,打捞上来的鱼是不能吃的,因为要卖钱,船长跟监工会看守住库房。

这些奴工不能松懈、抱怨,否则就是拳打脚踢,再加上一顿鞭子。

他们不能逃跑,更没有报酬,没有离开的那天,哪怕是死,也要死在岛上、船上、海里。

在本吉纳的墓地内,有超过60座以上的坟墓,但是奴工们知道,墓碑上的名字信息都是假的,只有朋友才明白,里面躺着的究竟是谁。

(图源于观察者网)

对于这种日子,觉奈(Kyaw Naing)实在忍无可忍,跟老板提出要回家。

结果他跟其他8名有逃跑倾向的工人,一起被囚禁在笼子里,每天只能吃上几口,填不饱肚子的咖喱饭。

有的人下场更惨,以前船长会直接把奴工的尸体,扔进大海喂鲨鱼。

直到当局和渔业公司要求,渔船返航后,要核对每一个人的信息,于是变成了,船长把奴工的尸体,跟打捞的鱼一起堆在冷库,之后再返回本吉纳岛。

也许是为了震慑,在岛上的渔业公司办公大楼里,有关押奴工的笼子,码头上还走动着,在10年前、20年前,就守在岛上的劳工。

侥幸逃到密林深处的奴工,也只能过着跟野人一样的生活。

这座奴工岛,就是人间炼狱,这些人在死神手里,受尽折磨。

当记者、警方来到这里解救他们时,缅甸奴工们都举手,说想要离开。

“我们的父母,很长时间都没有我们的音信,他们认为我们都死了。”

“我想回家,大家都想回家。”

在解救的那天,算上被困在周围岛上的奴工,加上从密林里匆忙出来的人,一共解救了大约2000人。

他们赚没赚到钱,已经不重要了,只要能活着回家,就已经是万幸了。

敏耐(Myint Naing)自从18岁时被骗到这里, 已经过去了22年。

之前他抱着船长的大腿,祈求让自己回家的时候,被船长绑在了甲板上三天三夜,经受着酷日炎晒,大雨冲刷,他差点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船上了。

现在能够回到家里,他一个字儿都没说出口,就先抱着家人哭了。

如果说本吉纳岛上的奴工只是特例,我们还能勉强说服自己,这只是一些黑心老板该死。

但类似本吉纳岛上的监狱,太多了。

在泰国的龙仔厝,有上百处剥虾工厂,里面的工人有男有女,甚至还有站在板凳上,才能够到桌子的孩子。

这些人都是剥虾工人,他们基本用不上名字,只能使用老板给他们的身份编号。

他们每天早上三点就起来,接着就把手泡在冷水里,不停地给虾剥壳去皮,剔除内脏,清洗虾仁。

这些没有合法身份的劳工、童工,也被外界称为“虾奴”。

工厂的门一锁,谁也逃不出去,监工的随时盯着他们,一个不小心,就甩过来一巴掌。

24岁的母亲Khine Zin Soe,在怀孕八个月的时候,在剥虾棚里流产了,可这之后她又被迫剥了四天虾。

另一名孕妇在逃跑后被抓,监工拽着头发,把她拖进工厂,又把她拷在了同事的手腕上。

还有一个幼儿,摔倒在水泥地面上晕倒,因为缺医少药,工厂拒绝送他去医院,只能自己硬挺着。

“有时候当我们工作的时候,眼泪会顺着我们的脸颊流下来,因为太累了,我们无法忍受。”

如果泰国警察去突击检查,又是一场游击战,工人全部撤离,虾还被留在桌子上。

泰国渔业使用奴工的黑幕早就存在,四年前的英国卫报就揭发过一次。

当时泰国的渔船船主,从周围的缅甸、柬埔寨、老挝,用尽各种手段买来奴工。

这些劳工此后的生活,就是从一艘船上,再被卖到另一艘船,为了保持精力,船长会给他们注射兴奋剂,或是服用冰毒。

反抗的人会被枪杀,或是被绑上石头,再从甲板上推进海里,甚至有人看到,一名试图跟船长动手的工人,活生生被几艘船分尸。

曾听一名奴工说过:

“即使我们努力工作,还是会被打……所有(泰国)渔船上的缅甸人,都是被贩卖过来的,人数太多了,无法数清有多少。”

当奴工上了船,到了海上的那一刻起,命就已经不值钱了。

由他们打捞制作的血汗海鲜,会先被运到泰国冷藏,再销往欧美的餐桌上。

也许当地人,并不会看出,有什么异常的地方。

可泰国是全球最大的奴工来源国、中转站、目的地,没人知道泰国在渔业上,使用的奴工究竟有多少。

当年,泰国的官员在视察时,只说,一切正常,很好。

从几年前的泰国渔奴案爆发,直到现在,泰国渔船上的世界会变好吗?

没人知道答案。

最近有一位外国摄影师,拍下了名为“海上奴隶”的系列摄影作品。

主人公们仍然生活在简陋的环境里。

生活也没有保障

有人说在泰国,每十条渔船里,有三条船是有资质的,就已经很不错了,其他的非法“鬼船”,仍然像幽灵一样,航行在海平面上。

真的希望这上面,不要再有奴工出现。

之前看到很多人评论,说有阳光就有阴影,没有这些人,我们凭什么能吃到那么便宜的海鲜。

真的很想问问他们,以这种残酷的方式,得到的东西,真的能心安理得的享受下去吗?

世界上生产海鲜的公司那么多,对于那些曝出奴工丑闻的公司,不买他们的产品,就是对这些血汗奴工的最大帮助了。

(责任编辑:独孤嫱辕)
  • 热图推荐
  • 今日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