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总站注册送28 >国际 >云南巧家投毒案蒙冤者举办婚礼 准备返广州打工 >

云南巧家投毒案蒙冤者举办婚礼 准备返广州打工

2019-09-30 13:27:25 来源:工人日报

  

2002年,一起发生在云南巧家县的幼儿园投毒案,导致幼儿园保姆、时年17岁的钱仁风入狱超过13年。此后,她被法院宣判无罪,并获得172.3万元国家赔偿。钱仁风告诉重案组37号,由于丈夫全家和自己都在广州打工,因此不久后,夫妻两人将返回广州工作。

全文1757字,阅读约需3.5分钟

▲3月3日,钱仁风的婚礼在丈夫老家四川叙永县举行。

婚礼

3月3日中午,钱仁风的婚礼在丈夫老家、四川泸州市叙永县举行。

丈夫姓白,在广州工作。“在这边呆一个星期,就要回到广州去了。”钱仁风说,自己目前在广州一家国企做宿舍管理员,每月高时收入达3000元左右,“比较稳定”。

由于丈夫的父母都在广州工作,所以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,会定居在广州。“回到社会快3年,生活中还是会遇到一些困难,但好在新生活开始了。”

钱仁风的丈夫透露,自己一名亲戚与钱仁风熟识,并在两年半前,即钱仁风出狱不久,对双方进行介绍,“交往超过2年,前年和去年都去过她家。”其表示,自己此前对钱仁风的遭遇并不了解,认识后开始通过网络关注,“她受了很多磨难,苦了这么多年,要好好对她。”

2002年2月22日,云南昭通巧家一家幼儿园内,一名2岁幼儿因摄入“毒鼠强”抢救无效死亡,另两名幼儿住院治疗。案发后,在园内打工的保姆钱仁风被认为有重大作案嫌疑。同年,昭通市中院以投放危险物质罪,判处钱仁风无期徒刑。

钱仁风上诉后,云南省高院于2002年12月作出驳回上诉、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。此后,钱仁风又向云南省检察院提出申诉。

在狱中,钱仁风坚称无罪,不断申诉。检方复查发现,钱仁风案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。2015年9月,钱仁风案获得云南省高院再审,年底,法院宣判钱仁风无罪,钱仁风被当庭释放。

2016年8月,云南省高院作出决定,向钱仁风支付172.3万元国家赔偿。

适应力

服刑近14年,钱仁风从17岁的少女成为年过而立的中年人。在好心人牵线搭桥下,她来到广州一家工厂打工,负责管理宿舍、打扫卫生、收发物资。

她每天都起得很早,管理职工宿舍区,在厨房库房分发物资。工作琐碎繁杂,一周休一天。

职工宿舍房间64、电视机72、空调92、宿舍柜子84、桌子131、椅子158……钱仁风仔细数完宿舍区所有物件个数,记在纸上。“我怕别人问起来,也好回答。”钱仁风说。

广州是三十多年来,她去的最远的地方。“刚来那天,觉得楼高路宽,但这么大城市怎么就没人呢?原来我走的是高速路。”

2个小时内,钱仁风喝了6杯水,这是她在狱中养成的习惯。情绪低落时,她一天都不吃饭,只喝水。

后勤工作并不是钱仁风擅长的事情,以她在狱中练就的缝纫功底,可以胜任纺织厂的工作、拿更高的薪水。“可我真的不想了,一看到做衣服就想吐。”

出狱后10个月的钱仁风,展现出一个成年女子的适应力,熟悉手机、电脑、网络及日常生活。人群中,她没什么特别。可突然一句提问,依然可以显露出她十几年中的脱节:雾霾?那是什么?

“新生活”

与社会脱节多年,钱仁风小心揣摩着人情世故。

刚进厂时,她停不下来,下班后还在做事,进厨房把不是自己的事情揽过来做。她急于找到自己的身份价值。

守纪律、太过于正直,有时不够通融。这是多位工友对钱仁风的评价。前去各个宿舍抄电表水表,钱仁风看到谁的寝室没收拾规整,就用手机拍了图,直接发到公司微信大群。

刚开始,她并不适应广州的气候,总觉得过分潮闷。在当地人俗称的返南天里,钱仁风惊讶没下雨,地上也蒙着一片水。

也有人劝钱仁风回云南老家。

去广州前,她的代理律师杨柱就帮她设计人生道路:在昆明买套房子,以后开出租车。

钱仁风并不想在昆明生活,“我想找个地方重新开始”。可随着父亲年事渐高,钱仁风想把十几年里相欠的父女情补回来。她进退难定,“只要不在云南,其他近一些的地方也可以。”

10多年青春一晃而过,她自卑地在意自己的年龄。

2016年10月,两人一间的寝室,钱仁风打扫的整洁清爽。粉色枕头、紫色床单,还有只一米高的黄色毛绒熊。“这是我男友在网上买的”,钱仁风羞涩地笑了,这是她鲜有显露笑容的时候。

▲2016年,钱仁风在广州打工的宿舍,床上放着毛绒熊。

父亲想让她快点成家,在普遍25岁前就结婚生子的村镇上,钱仁风的年龄已经超出太多。“现在好害怕一下子进入婚姻生活,可身边人都希望我赶快结婚。”钱仁风有时在想,如果没有入狱,她应该会谈场多年的恋爱。

如今,恋爱两年后,钱仁风和丈夫举行了婚礼,他们的新生活正在开始。

(责任编辑:乔染)
  • 热图推荐
  • 今日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