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总站注册送28 >国际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2019-09-12 02:20:20 来源:工人日报

  

文:黄泉安

纵观槟首长曹观友参政逾30年,听到政经界人士的打分,大致上是“君子寡言近木讷,循规蹈矩无创新”。

无论民间评议是否正确得体,但曹观友接任首长职逾一年余,因槟州交通大蓝图衍生的三岛填海计划、第一泛岛大道、轻快铁及槟城国际机场扩建/重建计划的融资触礁,至今仍被中央政府的官僚程序卡个动弹不得。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许多人认为,槟州行动党已进入后林冠英时代,曹观友应该寻求自我突破,走出前任首长的影子,树立个人的政治风范,大刀阔斧振兴槟州经济的定位,为超越民政执政槟州39年空前记录,垫下稳固根基。

无独有偶,6月9日《光华日报》刊登林冠英财长个人专访,对国家未来及种族宗教和谐大发伟论;曹观友则选择与《新海峡时报》单对单专访并于3天后(6月12日)见报,除了力争填海造岛计划的舆论定位,他也表白个人处事的原则,间中也祭出内含错综复杂的讯息,且看其中几点。

- Advertisement -

第一、曹观友接受倾巫统媒体专访,表示他不像林冠英选择性对待媒体,反而爽朗迈出林冠英旧框框的第一步,为新闻自由高举大旗打气。

第二、曹观友宣称虽然不像前任首长般言行被视为具带“侵略性”,但这并非意味他内性软弱,反而是因他更有外交风范和通融气度,不喜欢招惹是非与争议,间接展现“宰相肚里能撑船”的宽裕胸怀。

第三、曹观友表示他在打定槟州交通大蓝图筹资计划后,势必重组行政议会的职责划分,整合行政议员的权限范围,以期业绩效率能更加彰显。

曹观友表示,行政议员的职责重组,将从他本份开始,然后延至其他行政议会成员。

可惜,庇能人被迫再次体会曹观友的滞怠典型,在《新海峡时报》专访中,他没对行政议会重组提出任何具体的时间表和路线图。

行动党主导的各党联盟团队,现已连续三届执政槟州政府,现任任期仍剩四年,来届大选是否依旧轻举过关,胥赖本届团队的集体努力。

温故知新,槟州选民曾于1969及2008年大选两次集体推翻原任政府的记录,制造执政党也能“死塌塌”的前例,印证政海风浪大起大落的因果。

做个简单算术,若是要与民政党林苍祐、许子根先后掌政槟州39年的记录并驾齐驱,行动党主导的政府必须至少连续执政至2047年才算成功。人家说,政治上一个星期已是太久,行动党要坐大槟州40年,还需未来29年的煎熬磨练,行动党的气数有这么长吗?

因此,政坛政党的朝野轮替,除了“胜者为王、败者为寇”的冷酷无情,也与“上台靠机会、下台靠智慧”的历史写照,大有关系。

行动党2008年造势成功,配合联盟友党成功执政,是十准“上台靠机会”与“时势造英雄”的时机恩赐,网络与书籍对这史迹有广泛记载,我们不必赘言。

在输赢线的另一端,一连3届倾家荡产的民政、马华、国大党及势力逐年式微的巫统,是否已完毕卧薪尝胆的惩罚,整装重新出发?

我相信,目前正苟且偷生的国阵成员党,一直都在等待希盟政府陷入骄兵必败的自设陷阱,因为国阵全盘皆输的缘由正是如同一辙,应有过来人的惨痛教训。

预料,2023年大选续将沿用2018年的选区划分法,保持上届大选的40州议席。2018年,国阵分配巫统15席、民政13席、马华10席、国大党2席。现在,民政党已经正式脱离国阵,实力与财力的挑战,皆不是全国主席刘华才能够驾驭的领域,我们大可归纳民政党为寿终正寝的旧历史。

至于马华选择续留国阵,有人评议魏家祥没有脊椎缺乏骨气,但马华续留国阵意即民政党所分配而得的13个槟州州议席,正是马华垂涎已久的甜品。

如意算盘算一算,马华若是囊括民政原有的13席,加上原本分配的10席,共计23席,如果现在就开始部署战略,未来4年仍可为自己及为槟州据点,做个轰烈的翻身仗。

如意算盘再算一算,这4年时间很重要,马华也因过去党史让它续有斗争的平台,扮演华裔大马人应有的角色:一、马华必须坚持朝野两党制思维,履行审查与制衡的民主原则;二、马华应痛改前非,排除躲在巫统纱笼下偷生的刻板印象,赢回选民信心;三、马华必须铲除山头主义,勒令各区军阀元老即刻退卸,让路新人取代,绽放新气象;四、广招民政党精英份子,继续耕耘民政原土议席,为华裔马来西亚人意识高呼,借以制衡土团党马来人为先的复辟思想。

- Advertisement -

同样的4年,行动党虽有继续执政的能耐,但务要紧记,公正党会因派系斗争而内耗伤身,主导槟州的责任,仍旧系在行动党肩膀上。

曹观友要考量的机制重组,应该包括情报监视在野党的战略动静及民怨开始茂生的根源,未雨绸缪,以民为主,重接地气。

但话又说回头,曹观友既是操有民意实权的首长,他应有智慧去完成凌驾民政党执政39年记录的妙诀,我们不必为他操心。

(责任编辑:吉凫)
  • 热图推荐
  • 今日热点